树哥

自此,便在此地办公,视野之好,心旷神怡之~

学车的天,是明亮的天!

蓝雨婉雪:

韵魅之声:

单曲:Linden 菩提树

歌手:喜多郎

所属专辑:Healing Forest - (疗伤森林)

专辑介绍:在他的专辑《疗伤森林》里,《刚钢》的起始便是一声声清脆悦耳的鸟鸣莺啼。闭上双眼,仿佛步入一片古木参天的原始森林,密林深处莺语呖呖,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,洒下参差的斑驳碎影。乐声如水,在静谧的午后或夜间汩汩流淌,穿过森林,流入心底,一种莫名的感动便薄薄地浸了满心.喜多郎,用他的音乐串起生命中散落的美,听他的《疗伤森林》,感受他给灰白的城市带来的满山春色,带来的涓涓细流。灿烂的阳光下,微笑着聆听大自然的淙淙流水、鸟语花香,不觉就解了困乏与忧愁,喧嚣的城市里便流淌着生动的山水之静美。


入手紫金鼠菩提一串,美中不足的是,象牙花生已被我下了黑手。黑的不行了~

无题~
最近一直被不该有的事情萦绕心头,说不该有,其实也何尝不是自己一直在找寻的东西。便做无题吧,随着波澜湖水,荡荡悠悠,逐渐为平静。

关于念旧
        对于离去的人或遗失的物,我想我们念的旧是一份怅然而失的感情。在这份感情里,我们有憧憬,有期待,有近乎于柴米油盐的真实。但当我们突然发现原本执着的不是当初的纯粹时,是继续坚持走下去还是就此分开,大多数人选择了后者,我不能说相爱时两人的感情不真,我只是觉得,走不到头的两人,除了各自送别与互相祝福,念的旧完全该是自己的事情了。我们之所以还念念不忘,我想更多的是因为我们太想跟对方完成一个共同的心愿,而对方具体是谁,是远去的前任还是眼前人,都不重要,因为我们念的是自己感情的旧,以及一份想而不得的不甘心。
        所以,释怀与心存感激显得多么重要,放下就是另一个世界,感激曾经的相遇与真情以对,互为对方致以好评,即便分手时是多么的不快,只要心底只念着对方的好,我想也不枉此情,也不枉这场相遇,哪怕有一天再次相遇,我们还可以放下一切的跟对方笑笑。
        如王菲所唱,思念是一种很悬的东西。念旧,本来就是自己的事。